茶客

与娇书

  致沈妙:

  见信安好,愿你在那平行世界中仍和谢景行鸾凤和鸣。


  你字为娇娇,人可不娇。当初初看到关于你的文字时,心头猛的一颤,那句“本宫不死,尔等终究是妃”便让我记下了好久。上辈子死前才得知一切是错付,自己的一生被恶人拿捏在手中。幸好苍天有眼,你重新回到豆蔻年华,一步步将上辈子的仇讨回来,不拖泥带水,不犹疑不决,不优柔寡断,你这一世好似只为复仇,我亦是看的心惊胆战,明明所处身外却又像是身临其境。你镇定自若,运筹帷幄大半个明齐,非同一般的胆识与心智皆在你身上。

  校验画竞,你所画的剑下白菊带着波澜壮阔又透露出其苍凉悲惨,你道此为战争而画,我却曾想这捧白菊又何尝不是你,是上辈子的你啊!校验步射,你立下生死状,淡定说下“就站在这里,你敢杀吗”之言。将凌厉杀意融于三支箭矢射出前世悲愤。

  此生除去家人你心不再信任何人,却偏偏遇见那紫衣谢小侯爷,相互怀疑间摸索对方。在那意气风发的少年郎战死战场之日你恍惚了几分,再见时他已成大凉睿王殿下,虽他带上面具仍能认出他。之后的之后,此青年不知何时策马扬鞭来到你心中。

  历经家国仇恨,生死相隔。你在梦中看到了上辈子,那日的白日焰火,那夜共赏的烟火。那杯温酒策了千军,道士所给的红绳系了两世。

  “红豆者,最相思”是他在信中放的红豆,“来娶你了,沈娇娇”是他许了娶你的诺言。谢景行因你颠了皇权,你在他征战之际为他守住江山。此世你终究遇到对的人了。

  这封来自于三次元的信不知会不会送到一次元被你展阅,也罢,我心意送达便好!

  吾以过客之名,祝汝岁岁平安。

  吾以外人之名,祝汝喜得良缘。

  愿汝心似卿心,定不负相思意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壬寅年四月甘四未时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识桉